HangNga

看了天启C,突然不萌LC了

没有结局 19

过渡段

他的判断是对的,Erik在反感他,反感他的背叛。他承认这5年中他和Logan断断续续在一起是对Erik彻头彻尾的背叛,可5年前的事情,严格意义上不能算。

他们那时是什么关系?因为Raven的事他愤怒而绝望,Erik丝毫没认识到自己做错什么,最后在他说出那一句“我们不是一路人”后摔门而去,整整三个月,Erik对他不闻不问,和Magda出双入对,他在兄弟会的人甚至传出Magneto要结婚的消息。天知道Erik怎么会突然来找他兴师问罪。

但一想到Erik那么无助地躺了5年,Charles还是心软了。他永远无法像童话里真正的恶巫师对睡美人那样狠心。Erik为他的行为付出足够沉重的代价,他实在不忍心让Erik承受更多。

但这件事不是他一个人能处理,吻醒睡美人需要王子,唤醒睡美人也需要王子。

“是他派你来的?”

Scott点点头。

“你知道他为什么派你来吗?”

“你看上去很不错,但教授说你实际恢复得不太好,还有些心理阴影。”

Erik看着Scott,他器重的孩子已经完全长大成人,英气奋发。如果他还在兄弟会,一定会选择Scott当自己的接班人。

“我想我该对你说声谢谢,是你救了我。”

Scott的脸一瞬间微微泛红,很快恢复正常。

Erik露出笑容,他真心喜欢这个孩子,Scott还年幼的时候他就看出,这孩子会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“谢谢你在我不能动弹期间告诉我兄弟会的事情。如果你能帮我离开这里,我会更感激你。”

“对不起,”Scott回答得很坚定:“我不会背叛教授。教授是对的,若Magneto重现,一定会造成严重混乱。”

Erik想了想,除兄弟会自己似乎无处可去。但他现在的身体情况,立即回兄弟会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。

“你来的正好,告诉我兄弟会现在的形势。”

Scott有些犹豫,他算什么身份?为Magneto通风报信?无异于背叛教授。

“看得出来你很崇拜Charles,”Erik不想为难Scott,“他的确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领导者。他对一切都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,我和他还是敌人那会,我都在想他是不是能读心,否则为什么我想做的每个决定他都知道。”

Scott终于放松下来:“很多时候,我也有这样的想法。”

Erik看了他一眼,提到Charles,这个年轻的孩子一脸盲目崇敬,仿佛信徒仰望自己的信仰。他轻笑一声:“Angel和我讲Professor X想见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他预备把Raven要回去。我和X Men从没有过往来,唯一的关系就是Raven。”

“嗯?”Scott一时没理解,但很快反应过来Erik是在跟他讲过去的事。

“我可不能没有魔形女,你们都不知道她究竟有多强的实力。她对我的帮助是巨大的。所以我同意了他的要求。我对他的印象仅仅是Raven形容的一个非常爱她,但控制欲极强,喜欢管头管脚的哥哥。”

是谁的错 14

Charles的心理防线几乎奔溃,他想说,是的,我爱你,我一直都爱着你。他闭了下眼睛,想到他冤死的孩子,强烈的自我厌恶再次涌上。他接受了孩子的离开,也不再怨Erik。他设身处地为Erik想过,孩子的存在会时刻牵动Erik的伤痛。他相信,在他被Shaw强占的日子里,Erik所遭受的煎熬只会比他更厉害。但孩子必须死吗?整件事中他从来没有做错什么。他已经没能保护孩子,若再跟Erik在一起,他根本不配成为Francis的父亲。况且如果他一直带着这个心结,即使和Erik在一起,他们的生活也可能随时会爆发矛盾。他不想再伤害Erik,Erik值得一个真正和他同心,而不是有隔阂的人。但他也不想说不,这个不字也足够伤害Erik已经被David折腾到发脆的神经。

“你和David都是我最重要的亲人,现在我们要先治好David不是吗?”

你不想给David一个完整的家吗?Erik有些失落,但他想到David还是排斥Charles,现在提这个问题确实不合时宜。

Charles很快把话题带回正道:“很抱歉,因为担心David,昨天我偷偷看了你们。今天David又提起那个故事,故事对他很重要吗?”

Erik异常无奈:“David对它出奇执着,可Azazel不愿说结局是什么。他向我保证不知道结局肯定不会影响David的病情。”

既然这条路断了,Charles只能再做别的选择。

他思索了一下:“David的主要问题在他吸收的人格不受控制,Karami和David的意识是分离的,我和他谈过,他想帮助David,通过把各个人格整合到David自己的人格中去。至于那些不愿意被整合的人格,我们可以把他们释放出去或者禁闭起来。”

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Erik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。他的David有救了。

“对不起,我不小心听到你们谈话了。”Azazel突然出现,打断了他们。

Charles略微皱眉。

Azazel尾巴一甩:“我不放心你们对David问题的处理。Erik跟心理医生没讲实话。你们还不明白吗,David是在担心你们两个。”

“你,”Azazel指着Charles,“我受够你了。你这个控制狂,你总是给别人安排你认为最好的生活。你想当救世主,你所谓想包容一切,珍惜人性的一切美好,我活了几百年都没见到谁做到的,你真是狂妄自大!”

“Azazel别这样,Charles是真心……”

“还有你!”Azazel对向Erik,“你完全的色令智昏。只要Charles Xavier在你身边,你就围着他团团转。对,他和Shaw的源头是你,David为什么这么关心童话的结局,我现在告诉你,沙皇没有珍惜皇后,皇后也不爱沙皇。皇后爱的是那个魔王。和亲行为不但毁了沙皇的爱情,也拆散了皇后和她的未婚夫。沙皇为了逃避和皇后接触,也为了稳定国家,在公主诞生后花费八年巡遍全国,是的,他为了国家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,但他的中央权力都靠皇后才稳固。皇后认命了,为了女儿,皇后发挥了她强大的领导力,所有人都为她折服。沙皇回宫后,发现连他曾经心爱的姑娘都倒戈,才不得不正视她。当他明白皇后是多么难得的好妻子,好母亲,伟大的统治者爱上皇后时,已经太晚了。两年后魔王遵循他和皇后的爱情,要把皇后夺回去,皇后说了什么,一切都是她的错,尽管她从没爱过沙皇,但她的行为早已背叛他们的爱情。所以她对准自己脑袋直接开了一枪,公主年仅10岁就失去了母亲,她跟着魔王走了,离开了沙皇,沙皇又成为孤家寡人。”

Azazel越讲越激动:“你们真以为这仅仅是个童话?Erik,我们住的那个房子,就是沙皇当年的Dacha!”

是谁的错 13

好想碎觉,先这么写吧,这一段是挺13的。

剩下的时间Charles睡得很不安稳,时不时偷看一下。好不容易睡到天亮,David告诉Erik,他不想跟Charles一起吃早餐,也不想上Charles的课。于是Erik留下陪他,Azazel则成了搬运工。令Charles有点泄气的是,Azazel并没有时不时消失一下,他一次备足了所有东西,在大家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Azazel再消失一次,把空盘子带回来。

Erik和David的喜好和生活习惯,Azazel一清二楚。

Charles不动声色喝起早餐咖啡,咖啡的醇香浓郁让他心情开朗,但今天似乎糖放少了,丝滑入喉,却格外苦涩。

“David怎么样了?”

Charles抬头,看见Raven紧挨着Azazel。

Charles心头一惊。

“还没从噩梦里恢复,Erik仍然在尝试安慰他。你知道的,他比较难控制自己的情绪。”Azazel语调漫不经心,仿佛他讲的是明显到无需解释的事实。

“要不要让Charles试试看?Jean每次做噩梦都是Charles照顾的。”Raven想为Charles创造机会。

“请问我能不能去看看他们?”Charles抓紧机会开口,他真的很担心。

Azazel眼睛正对上Charles,多美丽的人,充满绅士风度,永远礼貌得体,温和善良,对每一个人真诚宽容。Azazel想起Charles在hellfire时就是这样慢慢收服人心,他听到过两个不知名的小喽啰私底下谈起Charles,在经受了这么多不公平对待后依然温和平静,不但不迁怒,还在帮助照顾他们,心灵如水晶般剔透。Azazel嘲讽地想,都是些多么令人钦佩的气度,连Shaw最后都倒在这个人的温柔乡里。

可惜,他宽容的名单里,唯独没有Erik。

“可以,他们等着你呢。”

“教授!”看到Charles操纵轮椅预备离开,Hank不放心地喊了一声。

Azazel冷冷顶了回去:“你们教授不是连凤凰的噩梦都能安抚吗?何况那只不过是对可怜的父子。”

Hank瞬间变身野兽,刚要发作,被Raven略带愤怒的一句“Hank!”硬生生压了下去。

似乎,大家的感情之路都不太风顺。

(Xavier)

Charles的轮椅刚到走廊 就听见Azazel跟他“讲话”。

(我和Erik都咬定一切只是David的噩梦。只要你坚持这个观点,事情就可以糊弄过去。)

(非常感谢。)Charles由衷感激Azazel,但心里还是不怎么舒服。Azazel的谎言并不高明,能起作用源自David对他极度的信任。

(不过梦的前半段我希望你向Erik解释清楚,某种程度上他可能病的比David更严重。)

Charles沉默了一下:(请放心,我一定会的。)

Charles的轮椅到门口时,为他开门的正是Erik。

“David怎么样?”也顾不得尴尬,Charles问起孩子。

Erik一脸的疲惫:“情绪稳定了,但这个……误会还是得麻烦你给他澄清一下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Charles当然知道Erik会这么讲是为了避免David捕捉真相,他控制住思绪,不让David感知他无法抑制的内疚。

Charles进入房间,David如临大敌地看着他。

“为什么要伤害妈妈?”David怒目圆睁。

“Davy。”Erik有些不高兴地制止。他从没同意David叫自己妈妈,但David情绪失控时总会这么称呼。

“我并没有做伤害你妈妈的事。”Charles温柔地回答,声音听着很舒服。

“可你想咬妈妈!”

Charles耐心地劝慰:“David,我和你妈妈是多年朋友,我从没想过做任何伤害你妈妈的事情。”

“这明明是你的想法,不是我的梦!”孩子继续在挣扎。

“David,”Charles的音调更为柔和,“我无法站立,论身体力量也不是Erik的对手,所以我不会有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。”

David看着Charles,两双一模一样的眼睛对视着。

“你也是心灵感应者,你明白,我们不需要伤害别人。”

“妈妈有头盔,你控制不了他。”David似乎被自己的这个想法说服,他抬头看了看Erik,想到身体上Charles实在不占优势,终于放下心来。

“皇后怨过沙皇,但她自己不会和沙皇动手。”David突然低声嘟囔一句。

“这是?”Charles询问地看向Erik。

“David的睡前故事。”看到David神情舒展了,Erik终于松了一口气:“谢谢你,Charles。”

“不用谢。”尽管愧疚到心在发痛,Charles还得把戏演下去。

他们达成共识,给David放一天假。Charles退到门外,Erik在Charles能力的帮助下把David哄睡。

确定David睡着后,Erik打开房门,Charles果然还在外面。

“Charles,”Erik的声音愈发疲惫,“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无礼,但请你尽量避免让你的,哪怕是你的梦影响David。我不想他碰触到他这个年龄段不该看到的东西。”

“Erik,我真的很抱歉。”他认真看着Erik,漂亮的眼睛满是真诚和愧疚。

Erik一时有些恍惚。

“你对我还有想法?”这是Erik最想知道的。

“是。”Charles不想否认,他做了太多次类似的梦,他必须正视自己对Erik的情感。他的行为越是想回避,他的心就越想和Erik亲近。

Erik好像有点激动,他俯下身子,再次抓住Charles的手:“你还爱我吗?”

看了个天启C的文,突然不萌LC了,我是得到救赎了还是陷得更加深了?

没有结局 18

刚发现这里忘做广告了【啥】其实没什么车,但LOFTER抽起风来天知道了。


随缘

没有结局 17


Erik醒了之后,Charles把更多精力放在Erik的康复训练上,Scott经常前来帮忙,Charles虽然没说什么,心里五味陈杂。

“得了吧,”Charles看望产后的Raven时,Raven讲话依然毫不客气,“嫉妒就直说,你原以为自己是会吻醒睡美人的王子,现在发现Scott才是,而你是那个下诅咒的恶巫师。”

Charles顿时说不出一句话。他确实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。他感到心头涌起一阵阵的怒火,无法压制。

原来他竟是那个邪恶巫师?没错,Raven点醒了他。是他害得Erik躺了5年多,这5年,他把全部爱意和希望都投在照顾Erik身上,却敌不过Scott的一个吻。

如果Scott才是睡美人的王子,那他一定会做个称职的恶巫师。

尽管满肚子怒火,对Erik的康复Charles一点也不敢马虎。他找到最好的医生,给Erik做了最详尽的体检。Erik刚醒那会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十几天后才慢慢开始恢复语言功能。

Erik在Charles和医生的帮助下练习最简单的动作,起身,坐下,爬行。他知道自己的动作毫无协调可言,他感到好笑,自己曾经这么骄傲,现在最起码的尊严都成了奢侈品。

除Charles庆祝他清醒的那个拥抱,Erik对他的碰触有种本能的反感,或许是恶心,他对自己讲。每一个亲密互动都会让他想起Charles和Logan的缠绵,引起他的厌恶。

最开始时他因为无法控制身体没能抵抗,自己现在这个情况也不能惹Charles不高兴,Erik只能强行压抑这种不适感。

日常生活还能应付,由于不能自理,Erik还是得和Charles有更多亲密接触。Charles喂他吃饭,给他洗澡,晚上抱着他睡觉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,医生大为惊讶Erik恢复的迅速,对Charles的优异护理能力赞不绝口。

“Erik,我能不能……”Charles看着他,漂亮的蓝眼睛充满爱慕和柔情。

Charles感到Erik的身体顿时僵硬,他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沮丧,时间似乎停止,他们互相看着对方,Charles仿佛看到Erik眼中闪过多种情绪,直到Erik慢慢点了点头。

Charles欣喜若狂,沉着冷静的X教授终于失控,他几近急躁地扒开Erik单薄的睡衣,迫不及待地压上去。

Erik感到自己的胃部痛苦地扭动,强烈的恶心让他恨不得一吐为快。忍住,他命令自己。他伸手轻抓Charles的头发,5年的时间让那个英气逼人的短发教授变成长发飘逸清新俊逸,同时增添不少成熟魅力。岁月对Charles格外爱护,他依然这么美,甚至更胜5年前。他5年前因为贪恋Charles的美色动弹不得,现在Charles的容貌还是可以深深扎在他心里。如果说当初Charles外表对他的吸引力在于文艺气质和潇洒风度,现在的Charles多了一种将正统的教授气质和桀骜不羁结合起来的魅力。

这样的Charles,有越来越多的人为他痴迷实在是太正常的事情。当然,肯定包括Logan。Erik几乎立刻回忆起他5年前看到的那一幕,他最终无法抵抗,吐了出来。

下人Erik 5

出乎意料,这一胎生的Lorna非常健康,Erik多少松了口气。

Wanda依偎在Charles身边逗弄小妹妹。所有孩子中,Wanda跟Charles感情最好,Charles也最溺爱她,溺爱到她明目张胆故意欺负Laura,Charles也仅仅是阻止,甚至还要花不少功夫哄她高兴。

Hank在Charles耳边轻语几句,Charles幸福的笑脸顿时僵住,在Wanda和Erik的脸颊上各亲一口后匆匆离开。

又出事了。Erik抱紧Lorna,告诫孩子们尽量少出门。

“事情是怎么发生的?”Charles一边迅速走向会议室,一边询问Hank。

“我们突然遭到袭击,他们目标就是Alex,导致他一击毙命。”

“有多少人知道Alex在那里?”

“你,我,Logan,还有Raven。谁都不可能走漏风声,Shaw的内应到底是谁?”

Charles不语,推门进入会议室,知情人已经都在那里等待。

Charles颔首向大家示意,Logan紧绷着一张脸:“Chuck,刚传来更不幸的消息,Shaw和Apocalypse联手了。”

冷静如Charles,也花了一会时间接受这个消息。

短短一个月,Darwin,Sean,Alex,他接连损失3个得力干将,Angel被Shaw笼络,而现在Shaw和Apocalypse,他最可怕的两个对手,居然结成联盟。难道Xavier家真要毁在他们手上吗?

“我们该怎么办?”Hank向他询问。

“Moira那边什么消息?”

Raven摇摇头:“他们已经得到Shaw和Apocalypse合作的消息,更认定我们势单力薄,开始向Shaw方面倾斜,除非……”

“我知道,除非我们帮Logan夺回他的家族。Shaw伪装的很好,他在不断吸取新生力量,我们需要更多人的支持。”

“Charles,”Raven关切地看着他,“你不必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。”

Charles略带感激地握住妹妹的手:“现在最关键的,要把Shaw的内应找出来。”

“我去找Azazel,说不定他知道。”

Hank的脸瞬间沉下来。

Xavier家笼罩在一片阴影下,hellfire中却是一片歌舞升平。

“为我们的合作干杯。”

Shaw举起酒杯,面带微笑看着脸色阴沉的Apocalypse。他怎么会不知道Apocalypse跟他合作的真正目的。Charles Xavier,Xavier家的年轻漂亮家主,情人遍天下,却拒绝Apocalypse的求欢。

Shaw暗笑着饮下杯中酒,心想这个Apocalypse还真会记仇。虽然被著名的浪荡公子拒绝的确容易记恨,但就Apocalypse现在这张脸,让Xavier接受,也是有些为难他了。

他当然知道Apocalypse的野心,但和Apocalypse的合作能给Xavier家带去几乎致命的打击。

想到他在Xavier家打听到的消息,堂堂Magneto居然被Xavier当作生孩子的工具,实在是暴殄天物。如果Magneto到他手里,他一定会把他打造成最强大的武器。

Shaw终于忍不住扬起嘴角,这一切,他志在必得。

要说,真有点萌Erik被Charles弄成植物人期间怀孕生下孩子。等Erik醒了,Charles把孩子抱给他。
Erik:哪来的孩子?
Charles:你昏迷时候生的。
Erik:Exo me?

如果昏迷时间长,或许不止一胎了。╮(╯▽╰)╭

把教授写渣了,但如果教授是因为Erik实在太作,各种反对冷战,教授被作的万念俱灰才投入狼叔怀抱。Erik又后悔不已前去搅乱教授的心绪?